《辐射 4》圣地巡礼(一):从康科德到城堡

  导语:玩了《辐射4》之后,我就一直想去现实中的联邦废土看一看。在机缘巧合下,去年两次出游分别来到了FO4本体及DLC的发生地——麻州(康科德、波士顿)和阿卡迪亚国家公园,这使我得以完成一次相对完整的FO4圣地巡礼。不好意思地说,这次出游比较动机不纯,加上时间非常紧,我所有的行程安排都是围绕着圣地巡礼来的,所以不在游戏里的地方全都没有去,这也导致错过了一些未标记地点。关于一些地点的背景介绍,因为篇幅的限制也可能跳过游戏不涉及的地方,请大家见谅~

  注:1,因为《辐射4》(以下简称FO4)主角在中文圈的昵称是老冰棍,于是我就代入感满满地自称本冰棍了~(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太正常)

  2,虽然本文大体上是游记,但是因为分篇章编排的原因,有些地方并未按照时间顺序写,希望没有给大家带来困扰。

  本冰棍去联邦用的交通方式是火车,一路上除了看沿途并没有什么好看的风景,还补习了一下《瓦尔登湖》,然而并没看完,不甚理解的我还有附庸风雅之嫌。火车快要到站的时候,风景突然从乡村绿地变为了高楼大厦,环顾四周,便可知这就是波士顿了。在火车上看到波士顿的初印象,是这个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留存着各种复古风格的楼房,现代与古朴的交替给人一种新奇的体验。接着火车到达了波士顿南站,我拿出哔哔小子…的那个手机应用,确认了一下这附近的建筑物并不在游戏地图上,明明现实中挺漂亮的,可惜游戏里这一片似乎成废墟了。

  按照预定的计划,首先去康科德,毕竟这是一根冰棍开始故事的地方,所以我们也按照这样的顺序进行旅程。于是本冰棍并没有在波士顿久留,而是立刻搭乘地铁去转乘城际火车。坐着地铁来到了一个偏远的地方——要描述如何偏远的话,大概就是剑桥西北部的那块没有被制作进游戏地图的区域——由于火车还没有来,在周围走了走买点东西吃,便等待紫色线标示的城际火车到来。

  火车上的风景比起前一段旅程,大概就是道旁基本上都是森林和成排的绿树。我打开了古典电台安静地听着,果然郊外的美景和电台非常配呢。(其实只是传说中的代入感)

  到达波士顿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从波士顿坐火车到了康科德,虽然没有花太多时间,也已经到了4点钟。8月份的下午,阳光并没有丝毫收敛,因为天色还早所以我赶快继续我的旅程。

  该元素无法显示,请去原网站观看 1. 老北桥、义勇军纪念公园(庇护山庄)

  去康科德之前,本冰棍首先在地图上寻找了一下有没有庇护山庄(然而并没有小黑帮你标在地图上),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偶然看到康科德附近有一个公园,从地图上看地形,竟然有一点像庇护山庄,关键是根据信息,公园里还有个桥和一个雕像,这似乎和庇护山庄的特征很相像,于是本冰棍决定去看一看。

  到了康科德后,一下车看到的是一副小镇的样子,零零散散分布着一些低矮的房子,路上的行人也很少。按照地图找到酒店安顿下来以后,我就出发去寻找庇护山庄了。一开始不熟悉谷歌地图用法的我竟然找错路了,沿着没有人行道的车行路线走了好久,发现走向林荫深处,连草地上的小径都难以发现,越走越难以找到可以供行走的地方,这让我很是慌张。不过一个意外的收获是沿着这条路看见了一个加油站,从位置上可以说最接近大家熟知的那个,然而可惜的是这个加油站既不红也没有火箭,更没有摇着尾巴伸着舌头等着跟你走的德牧。

  天色渐渐变晚,我只好原路返回并且寻找行人道。幸好折返一点以后终于找到另一条路通向公园。乡间的小路人烟稀少,窄窄的马路两边都是密密麻麻的树,偶尔有些健身跑步的人从身边超过,还有些带狗的流浪汉在遛狗,这让我暗暗地紧张了一下,本冰棍既没带狗又不是流浪汉,还是根新冰棍,被别的垃圾王抢垃圾的话我可打不过(瑟瑟发抖)。

  到了公园已经5点多了,好在是夏天,才刚刚开始日落,在小路分岔处一转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小木桥,以及桥边的一个雕塑。我看到以后马上就激动地跑了过去疯狂拍照,毕竟这是我在圣地巡礼过程中看到的第一个还原度高的景点~

  老北桥与义勇军雕塑。上图为现实场景,下图为游戏场景,之后出现的对比图全部遵循此规律,不再另外说明。

  慢慢地走过了这架名为老北桥(Old North Bridge)的木头小拱桥以后,并没有看到一个真正的山庄,而是一片空荡荡的、似乎被人Disable过一遍的草地(大雾),毕竟这里是一个公园而不是住宅区,不过草地上回环的小路以及中心的一棵大树都给人一种熟悉感。桥头的雕塑和游戏里的不是同一个,而且去的时候雕塑也在维护,四周被修缮的塑料纸和封条包了起来,只能从正面稍稍一瞥它的模样。但是这个雕塑给人一种熟悉感,仿佛在游戏里出现过,我后来才意识到游戏里庇护山庄的图标沿用的还是现实里这个雕塑的剪影。当然,至少在现在这个年头肯定还不存在111冰棍厂,啊不,避难所的啦。我沿着这条小路爬上了一个小坡,在坡上观赏这一片草坪和老北桥在日落下的美景。

  沿着回环的小道重新回到老北桥附近,桥下的水很清澈,水面上有鸭子游动,落日的余晖静静洒在水面上,小河从木桥下流过延伸向远方。然而本冰棍却很破坏气氛地觉得这里少了一排净水器(喂!)。也许因为已经是傍晚而且偏僻的缘故,公园里游人很少,一些人慢悠悠地踱步过小桥、在桥上四处观望,一些人则在看公园里讲述着历史的标牌。

  说到老北桥是个什么地方,它是美国历史上的重要地点。用一种历史教科书的口吻来说,就是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的地点,虽然原文的表述其实是Shot heard round the world。1775年4月19日,康科德义勇军在此集结,抵抗英军的进攻;500多年后的冰棍,则越过了这座已经摇摇欲坠的小桥,去寻找那群什么事情都让将军干的义勇军。而处在这两个时间点正中间的现实中的我,忍不住转过身再次回望着夕阳下的老北桥、桥下静静流淌着的康科德河,以及落寞的暂时无法与游人相见的康科德义勇军像。

  从义勇军纪念公园回来,夕阳的余晖几近消失,本冰棍再次走在了康科德的主街上。之前来到康科德的时候已经走过一次这条街了,不过由于商店几乎全部集中在这里,所以还是要在这里找吃的解决晚饭。

  现实中的康科德小镇也是很美的~康科德中心区域其实是很小的,比较繁华的就是这一条主街(Main Street),街的两边是卖各式各样小东西的商店,漂亮的橱窗里展示着精致的物品,然而商店都按时关门了,大多只能看看。想找个吃饭的地方也不容易,由于完全无法接受只能订16寸大披萨还不能只买一块这种设定,于是本冰棍最后还是在旅馆解决了饭。大概是因为康科德是波士顿的住宅卫星城,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是整个大家庭,买这么大份的食物全家一起吃也比较容易理解(你确定这分量不是在喂那只死亡爪?)。

  除了道路的布局以外,和游戏明显相似的建筑主要是道路尽头的白色的教堂。虽然在游戏中,沿着这条街可以直接看到自由博物馆,不过现实中是看不到的。除此之外,街灯的样式也意外地有相似之处。

  得知康科德有个博物馆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以为康科德博物馆就是自由博物馆的原型,于是本冰棍鼓起勇气冒着遇到自称义勇军的黑人的风险(大雾)从康科德中心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了康科德博物馆。不过到了之后,看到这栋建筑下意识还是感觉有些失望的。因为我发现不管是外观还是内部结构都完全不像游戏里的自由博物馆……但是在游览过这个博物馆之后,不得不说,康科德博物馆是一个非常值得一去的地方。不管是作为FO4圣地巡礼内容的一部分,还是更好地了解美国历史、历史上义勇军的故事、梭罗相关的事迹等,康科德博物馆都有巨大的信息量和珍贵的收藏品,使我大开眼界。

  该元素无法显示,请去原网站观看 该元素无法显示,请去原网站观看 4. 瓦尔登湖

  康科德因美国独立战争的历史、以及和这里相关的文学及作家而著名。对于没有玩过FO4的国人,如果有人知道康科德这个地方,很多都是来自于《瓦尔登湖》和梭罗吧。瓦尔登湖(Walden Pond)这个地点游戏里也是有的,而且之前就听说梭罗小木屋在游戏里还原度高,所以这也是必去地点之一了。

  瓦尔登湖离康科德中心是有些距离的,而且没有公共交通能到,本冰棍和家人冒着雨走了一个多小时泥泞的草地和断断续续的狭窄人行道,才从旅馆走到瓦尔登湖,感觉到了真·生存模式的难度(捂脸)。

  现实中的瓦尔登湖比起游戏里那一滩积水,实在是大多了,这我都不好意思下手对比了…因为之前看过外国网友的几张对比图,梭罗小屋还原度很高,但是没有资料指引梭罗的小木屋在哪里,只好围着湖走了一圈寻找。按照路牌走到了梭罗小屋遗址,却只看到一堆乱石和一个房子的地基。问旁边的老爷爷老奶奶,他们说这里只是遗址而已,小木屋已经不在了。本冰棍很失望地绕着湖把剩下半圈也走完了,湖里游泳的人还和我们打招呼,说看到我们竟然绕湖走了一整圈。因为游戏里出现了瓦尔登湖礼品店,所以我就决定去马路对面看一看现实的礼品店。

  礼品店大致还是不像的,而且去了以后发现礼品店竟然锁着,没有人。门上写着店主预计的归来时间,看起来并不需要等很久。想着可以问一下店主关于梭罗小屋的事情、顺便逛一下礼品店,本冰棍就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没想到过了门上写的时间,大概被店主鸽了吧(我马上来.jpg)。于是我去附近找了一个工作人员,不甘心地问了一下梭罗小屋真的不在了吗?得到的回答是,这附近有一个复制品,于是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真的在离礼品店不远的地方找到了梭罗小屋的复制品。这里必须要提醒大家,这个梭罗小屋的复制品并不在湖边!

  梭罗小屋周围被绿树环绕,稍稍离得远一点就看不出来这里还有一个小屋。屋前有一尊梭罗的雕像,而这个小屋真的很小,跟游戏里体感的大小几乎是一样的,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桌和一些生活用品。难以想象梭罗就在这么小的空间中居住了两年,写出了《瓦尔登湖》这样一本文学和哲学著作。虽然看上去瓦尔登湖地处偏僻、很少有游客的样子,但是一翻梭罗书桌上的留言册,还是写得满满当当的。

  现实中梭罗的小木屋旁边可没有像游戏中那样立着Robco公司赞助的电子解说牌。虽然说电子解说牌也许可以向(辐射世界观下的)游客科普梭罗生平以及他的超验主义(顺便给礼品店做个广告),但这种电子产品的使用简直就是要把回归大自然、追求极简而朴素生活的梭罗气活过来的节奏啊(滑稽)。

  回去的时候雨仍然没有停,而且时间都不早了,我和家人也在长时间的游览和徒步下很累了。幸好最后遇到了好心人,我们搭了顺风车回到了康科德中心。

  回到旅馆以后,我们拿上行李就准备坐火车去波士顿了。当时旅馆的工作人员还跟我聊天问我为什么来康科德玩,我总不能说我是来圣地巡礼FO4的吧,太羞耻了(我比较胆小,捂脸),只好说是来看瓦尔登湖的。

  坐着和来时相同的火车线路回到波士顿,已经接近晚上了,不过趁着天空还有最后一点光亮,我又去波士顿公园转了转。不过波士顿公园这个景点我准备放在后面的篇章再说,因为后来我反复去了公园好几次,放一些白天的照片也更清楚一点。

  (嗯…不要吐槽我扮演义勇军都不去十松…不对,列克星敦的,我其实真的很想去,下次要是还有机会去麻州的话我一定要去看看QAQ)

  开始介绍下一段在波士顿的旅程之前,我想先非常简略地说两句波士顿的地理情况,便于大家对于一些具体细节可以更加了解。

  波士顿中心城区其实也不大,大概就是游戏里走在街上会掉帧的那个范围吧(大雾)。不知道大家在游戏里存档的时候有没有注意一个细节,就是一般情况下显示的地名都是联邦,但是到了波士顿城区就会分得很细,出现诸如后湾、剧院区、灯塔山等名称。这也是严格按照现实中的区划来的。

  波士顿地铁的不同线路是用颜色表示的,描述坐的是哪条线的时候,就会用Red line、Green line等这种表述,与此相对应的,地铁站的站牌上就会使用这种颜色。

  另外本冰棍在波士顿的街道的感想是:诶,好干净,地上完全没有垃圾……给我捡(闭嘴,你没救了)。虽然和其它大城市一样有不少高楼和车辆,但总的来说波士顿是个环境很好的城市。

  旅程的第三天,早上第一站就是坐地铁来到芬威球场(Fenway Park)。毕竟按照剧情,我们冰棍要来钻石城找尼克…啊不对,冰棍要找什么来着,好像是个很没存在感的东西(大雾)?现实中的球场好大,但是外墙几面的街都意外地很像!可惜当时也不知道应该去提前订票什么的,没有机会去钻石城看一场球了,主要还是想借机看看钻石城内部(不过我也怕被人拿着死打棒痛扁一顿(喂!))

  和游戏里一样,球场的外墙也是绿色的。芬威球场是波士顿红袜队的主场,而红袜队就是游戏里那个无冠诅咒强到引起世界末日的球队(现实中这个诅咒已经打破了,红袜队:这锅我不背)。墙上挂着很多旗子,完全不懂棒球的我只能看出来大概是波士顿红袜队的胜利战绩之类的,而墙上写的数字据说是退役球员编号。这两样东西其实游戏里的钻石城也有,不过是在钻石城的内部。

  在疑似球场其中一个入口的地方,看见了野生的钻石城保安(大雾)。继续往前走,有几个棒球主题的雕像,可惜的是都不是钻石城门口那一个,看来B社再次魔改雕像了,明明设定集里都有芬威球场门口其中一个雕像的呢!

  钻石城内部没有机会进去参观,就来纸上谈兵一下好了,毕竟游戏里还是能看得到的。那个我们曾经在上面涂鸦……哦,我承认我没涂绿色——的绿墙,现实中就是一块巨大的绿色计分板。据说球场里有一个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座位,是纪念一次最远的本垒打的,在游戏里竟然也真的有一个红色座位,不枉我在贴图椅子的丛林中找了老半天,跑的那一圈比成就上那个本垒打可大多了。

  钻石城周边的几条街以及延伸出去的路上都有不少即视感:上下交错的路、低矮的像刽子手小巷入口一样的公寓、以及这个路口的披萨店。看到这里都让人下意识观望对面楼上是否有绿皮出没。还有,如果非要巡礼地点数+1的话,我拍个下水道井盖给你们看看怎样?(手动滑稽)

  这个丢人了,我找错漫画店了,后来查了NukaPedia才知道对应虎不理漫画店的应该是一街之隔的另一家漫画店Newbury Comics…不过进了这家漫画店参观一番,至少感受了一下米帝的漫画店是怎样的。

  向下的楼梯引向较低矮的店门口,打开门便看见五颜六色的漫画书密密麻麻摆在架子上。在架子上除了一些著名的漫画系列之外,还有一些不看美漫的我从未听说的漫画。封面上色鲜艳,确实就是游戏里虎不理公司的几个漫画系列那种风格。以前我一直以为美漫都是写实又硬派的画风,但是翻开一看,画风非常地……米老鼠?(闭嘴,米老鼠也是美漫)书店的角落里还有一些英文版的日漫,大概是我能认得的寥寥无几的漫画了。

  波士顿图书馆是古朴与现代结合的建筑,游戏里基本上只取用了古朴的那半边。从玻璃外墙的一面进入图书馆,现代化的设施、明亮鲜艳的用色都让我一度怀疑能不能找到可以对比的部分。穿梭在玻璃结构的图书室之间,明亮的阳光照进来,而宽敞的阅览室里人们在安静地看书学习。

  带着疑惑走向了图书馆的另外半边,看到的却完全不一样:高高的书架构成的墙包围了走进来的人们,仰头看着嵌满的大本大本的书籍,以及示意着藏书之多的书架的梯子。继续向下一个屋子走去,看到的是一个传统的阅览室。木质的长条书桌密集但井然有序,每张桌子上站着一个绿色半透明灯罩的台灯,黄色的灯光在肃静中带来点点温暖。

  走在古朴的拱顶走廊中,我终于在这复古的半边图书馆区域找到了两处和游戏相似的地点:一个是图书馆中间的一个小庭院,绿色的花坛围绕着一个精致的小喷水池,而游戏里也有一个相似的庭院,由于光线和色调的原因显得冷清荒凉。

  另一处是这个有狮子雕像的楼梯口,没想到现实的图书馆就有狮子雕像!沿着这个阶梯下楼,游戏中的门通向的是地铁站,而现实中则是图书馆的侧门~当然其实图书馆这里确实也是地铁的一站,站名Copley Station在游戏里和现实也是对应的。

  从图书馆外面的草坪上观看侧门,可以看到除了尺寸上的缩水之外,还是很相像的,当然门口的雕塑再一次惨遭魔改……

  这两个建筑,三一教堂(Trinity Church)和汉考克大楼,大概可以放在一起说,因为游戏里面都有对应。Trinity Church建筑的还原度很高,不过现实中由于时间原因没有进去参观一番,内部的对比仅仅是只能略微一瞥门口看进去的布局。旁边的好高好高的玻璃大楼则是对应游戏里大家救壮壮的Trinity Tower。由于FO的世界设定和全玻璃的房子格格不入,所以改成了一个笨重的水泥大楼,毕竟这栋楼是世界线年才修成的,想怎么魔改都没关系的说。这栋摩天大楼实在不是很方便使用原名出现在游戏中,因为它是以镇长,啊不,第一任州长约翰·汉考克命名的。

  参观完三一教堂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有人在路边演奏乐器。凑近一看,一个穿着可爱的熊布偶的人正在演奏。不过这让我联想到游戏里一个东西——高中地下室的破了的熊头套,而且正在演奏的熊熊的音箱旁边还有一只泰迪熊呢(捂脸)

  与其说我是去特意探访战区,不如说是正好路过的。到达波士顿的当天晚上,在公园走走之后,决定路过剧院区然后回酒店,顺便找个便利店买点东西。大家都知道,围绕波士顿公园的其中一条街就通往战区,所以我就选择这条路。因为天色已晚不适合在外面久留,走到那个小胡同的时候只是随手拍了一张,没想到还原度还挺不错——我是指那个脚手架,太有废土感了,还和游戏里的掠夺者占据的地方完美对应!

  现实中的剧院区确实到处都是剧院,灯火通明,战区所在位置的那个建筑灯光颜色还一直在变

  提起我是如何断定这个地方就是战区的话,这里可以补充讲一个有趣的细节,就是游戏里的路牌。在游戏里波士顿城区这一片区,不少绿色的路牌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上面写了道路的名称,而这些道路的名称竟然和现实重合度很高!所以圣地巡礼迷路了的话,还可以照着游戏里的路牌走呢。

  游戏里有些路标是没字的,有些则写着和现实对应的路名。这是波士顿公园的一角

  来到这里的大家,可不要被骗走垃圾哦!不过现在就是战前时代,不需要怀念就是了(滑稽)因为天幕剧院(现实中全称为Edward A. Hatch Memorial Shell)和其它的景点距离不近,没法顺带一起去,所以这是某天晚上特意去看的景点,因为晚上还去偏僻的地方还被家长骂了QAQ。

  从地铁站下来,我马上发现自己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想要去天幕剧院必须往河边的方向走,然而周围全都是立交桥!打开谷歌地图,选择导航,看到的却是是一条曲折得离奇的路线,我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走。徘徊了半天,看到一个似乎有行人在走的人行天桥,既然是附近唯一可能通向河边的路,我就试探着走了上去。

  走在天桥上,我才意识到为什么地图上路线如此曲折——因为那个楼梯设计得很诡异,盘旋向上的同时,还在一个方向拉长了,相当于走上人行天桥之前绕了两个椭圆……下坡的时候也是如此,我竟然还觉得绕来绕去的路有奇妙的既视感。一边给自己解释着游戏里的立交桥你都没好好爬过怎么会有既视感呢,一边走了好长好长一段天桥,终于到达了查尔斯河边上。

  河很宽,比游戏里的宽多了,遥望对面的剑桥都只能依稀可见。而且剑桥那边本来就没什么灯光,河面上看起来很暗,没有想象中那种璀璨灯火的夜景效果。沿着河边的自行车小道走,走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了建筑物,以及周围的警戒围栏。稍稍绕行一点点,才看到剧院的灯光,刚才的方向只能看到完全背对着我们的大半球。不过看着周围的警戒围栏和几辆警车我还是一脸懵逼的。

  幸好此时,有个工作人员过来问我来干什么的,我说我是来看看剧院的,他笑着问我是不是来抓小精灵的,因为最近好多年轻人来这里抓精灵(注:8月份的时候PMGO还算火的吧)。他继续解释道,这里刚刚举行完音乐会在整理现场,不能太接近,可以在外面看看。于是我高兴地道谢之后,走到了剧院的正面。

  夜晚的灯光使得天幕剧院看起来很漂亮,舞台上一些人在搬音响,整体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痕迹了。看完了这里,我准备从波士顿公园侧面延伸的路返回,又过了一个相似的天桥跨过河边很宽的马路。但是这一次,我走上天桥不久就意识到刚才一直有的即视感是哪里来的了。如果把天桥很长很长的那个椭圆径向压缩一下,不就是游戏里那个查尔斯河岸的、上面还站着一个扛火箭筒的绿皮的天桥嘛!

  既然本冰棍在这篇决定带大家走游戏中的义勇军线了,那我就暂且直接跳到这次旅途的最后一站——城堡岛。

  准备去城堡岛扮演一下义勇军的我,途径安德鲁站(Andrew Station)换乘公交,却意外发现这也是游戏里的一个标记地点!可能大家不是很有印象这个地点有什么重要事件,但是这个站的地下,是尼克侦探的仇人艾迪温特的藏身之处,我们也是在这一站的地下帮尼克进行复仇的。然而虽然艾迪和尼克是战前人,现在也还没出生呢,安德鲁站一片风平浪静(滑稽)。

  这个地铁站占地面积这么大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个地铁-汽车换乘站。两边的站台是很多条路线的汽车站点,沿着楼梯下到地下的则是地铁站。可以看到,游戏里线路的颜色和现实中一样是红色的,其实地铁站的对应程度很高,下一篇中还会介绍更多这样的地铁站对应。

  作为一个义勇军将军(通马桶的),我们必须要来到城堡岛(Castle Island)参观一番,但是问题在于这里并不是旅游的著名地点,公共交通不是很方便,当地人倒是不少开车来这里度过周末的。

  首先本冰棍在安德鲁站换乘了公交车,坐车的人并不多,本冰棍内心还是有一点慌张的。车子晃晃悠悠地开到了郊区,这便是南波士顿区域了,路边的房屋也越来越稀少。到达了城堡岛所在的那个半岛上以后,车上只剩我一人,车子也一路向前,无视着那些路过的小街道站点。

  到了离城堡岛最近的一站以后,我独自一人下车,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偶尔有几辆车呼啸开过。本冰棍忐忑不安地沿着车行道旁边被人踩踏出来的小径行走,心想,难道城堡岛如此偏僻荒凉?但是这个地点在游戏里真的很重要,本冰棍…可能都不能说鼓起勇气,该说以一种为了巡礼豁出去了的态度,按照地图指示快步前行。

  快步的原因,除了想急切看看城堡岛究竟是怎样的以外,也是因为时间非常紧迫——不注意的话,下午的火车可是会按时开走而抛下这根可怜的冰棍的。终于在一个路口一转弯,眼前的景色截然不同。从树荫中走出来看到的广阔海面、往来穿梭的车辆、以及一路不少的行人或缓或急地走着。这下我稍稍放心一点了,况且远处堡垒的外墙已经若隐若现了。我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沿着一条狭长的沿海小路,我三步并两步地时不时跑着。无论现实还是游戏中,城堡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城堡,而是一个堡垒。当然城堡岛这个名字也是有历史渊源的,在18世纪的时候,这里还坐落着一座威廉城堡(Castle William),而脚下这条海滨小道也还沉在海里。后来随着时代变迁,城堡不见了,随着地形变化这块地方也谈不上是个岛了,但是城堡岛这个名字却流传至今。

  这个名叫独立堡(Fort Independence)的堡垒和游戏中一样,是五边形的。堡垒的名字让我们想起游戏中的夺下城堡的任务——Taking Independence,除了获得独立这样的直译的含义以外,大概还有拿下独立堡这层双关意思?(打倒女王,获得独立,可以,这很义勇军.jpg)可惜没有很好的可以看到全景的地方,眼前能看见的无论从什么角度都只有其中两面外墙。

  围绕着城堡走一圈,在其中一边看到了一个游戏里没有的纪念碑,背对着大海,海上白色的帆船缓缓航行着,不少游人驻足观看海边的风景。走了一整圈终于看到入口了,所以说一开始方向大概是绕反了QAQ。通过和游戏里有点相似的入口走向城堡里,才比较清楚地看到堡垒墙上的情况:很多的人在导览带领下爬上城墙观望四周,真有一种大据点的感觉(大雾)。

  堡垒中间是绿油油的草地,城墙上还有些老枪旧炮——大炮和炮弹,不过没有游戏里任务让我们建的那么大啦(捂脸)。看到这样的情景,本冰棍也忍不住爬上去像义勇军一样瞭望,然而这个景点必须跟随导览才可以爬上城墙,时间紧迫的我只能在门口拍两张照片,意犹未尽地返回了。

  另外抱歉的是,因为并不是坐飞机来的,所以就在城堡对岸的兄贵会据点——波士顿机场就没有办法巡礼了,拍摄的话,倍率放大到最大也看不清楚。我们就先隔着河看一看飞鸟,啊不,飞机起飞好了。

  为什么钢铁兄弟会要选择波士顿机场作为根据地呢?那是因为波士顿机场的编码是BOS。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otzap.com/kangkede/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