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一生澄净如湖

  作家亨利·戴维·梭罗是美国超验主义运动代表人物,主张回归自然,崇尚简单纯朴的生活,追求理性空灵的精神境界。他于一八四五年春在瓦尔登湖畔建起一间木屋,开始过一种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自种自食的生活。当时买了《瓦尔登湖》这本散文集,并没有一口气读完,而这两年来又在陆陆续续地读。因为这确实如本书的译者徐迟先生说的一样,心没有安静下来的话,实在是难以读得下去。

  从本书里,我看到了作者在有限的四十五年生命里,孤独而芬芳,简单而不简约。他在《经济篇》里,开篇这样写:“当我写后面那些往篇页,或者后面那一大堆文字的时候,我是在孤独地生活着,在森林中,在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城,瓦尔登湖的湖岸上,在我亲手建筑的木屋里,距离任佑邻居一英里,只靠我双手劳动,养活我自己。在那里,我住了两年又两个月。目前,我又是文明的过客了。”

  在我看来,作家在瓦尔登湖生活的这两年多,是一种修行,在孤单中享受这一种美丽的寂寞。他愿意享受属于自己这种很纯粹的孤独,这是盛开在他内心的一朵寂静的花,独自迷香,这是另一番“人间有味是清欢”。就算重新回到人群中去,也不会被世俗的市侩气息污染。当然,他写这本书的初衷也并不是要大家仿效他的生活。只是我认为,当今社会,我们都可以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并且也能找到适合自己过的生活。于大多数人而言,越简单就越幸福。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我渐渐地读懂了梭罗,慢慢看淡一些现实,比如大多数年轻时想要追求的那些物质上的东西,我已不再需要了。曾经拥有的又未必真实拥有,唯有在读书中,那些散发哲思光芒的句子可以照亮自己的思想,让我产生寻找心中的瓦尔登湖的渴望,不知不觉中充满欢乐。这是与作家文字里的灵魂碰撞之后,擦出一朵心灵的火花,照耀着前行的路。人终究是群居动物,不可能与世隔绝,但只要坚守自己的底线,保持内心的那一方净土,忠于自己内心的活法,就是一个幸福的人,又何尝不会像瓦尔登湖一样清澈澄净。

  读了《瓦尔登湖》,我知道自己模仿不了梭罗,是不能够搬到一个像瓦尔登湖那样闲适的地方去住的,但我无论身处何处,希望能尽量保持内心的平静。“如果你欢快地迎来了白天和黑夜,生活像鲜花和香草一样芳香,而且更有弹性,更加不朽,那就是你的成功。”在宁静的夜晚再读这清新如露珠般晶莹剔透的句子,我的灵魂仿佛在湛蓝的瓦尔登湖里遨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otzap.com/kangkede/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