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是如何产生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现已成书的旧约圣经,有一段漫长的历史——它经过多个世纪,流传到不同的地方,经过长时间的编修、搜集、抄写和翻译的过程。旧约文献有二十个或以上的作者,涉及的时代,有千多年之久,并由敬虔但会犯错的人传递下来。

  早期旧约实际上分为两部,现在的旧约是这两部书籍的合并。史学家称之为《雅威典》和《祭司典》,他们内容大同小异,雅威典更加具有神话特性和文学性,而祭司典则更加强调制度和内涵哲理。后于希腊化时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修订,这个时期原来的两个版本的旧约进行了合并修订。

  随着一位叫做耶稣建立的基督宗教的建立以及地位的确立,他们开始设法将耶稣的这些教导收集起来进行整理和装订,即新约全书。新约全书以耶稣生平、耶稣神迹、保罗传教、使徒书信、默示录等组合而成经过大公会议筛选定下了多数章节,又在接下来的投票确定了旧约在圣经中的地位才有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致上相同的圣经。

  在《圣经》的世界里,身为世界之主的上帝创造宇宙万物和生命,万物的存在与运行成为他意志一能力的体现,在无机界与低等生命界,万物都严格的遵照他的意志运行,但是在高等的生命界,在人这个领域里,一切都变得复杂而神奇,同样的生命,却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别,显示着人类的世众不同。

  因为上帝是按自已的形象创造了人类,因此在人类的身上,就具有上帝的某些特点,人有自主意识,有了创造能力,但是因此,人类社会也会变得与造物者的意志相差甚远,愚昧、罪恶,黑暗,欺骗,贪婪,背叛种种恶行在人世界泛滥,善良、美好的事物则遭到摧残与揉躏。

  从《圣经》的记载来看,人类自从创造以来就与罪恶相连而来。上帝用六天的时间创造了光明、黑暗、天地、日月、群星、生命,在第六天按照自已模样创造了人,并把人置于自已所造物之首。第七天,上帝休息下来,停止了创世的工作。自此以后,礼拜日就成为全世界人们共同的休息日。

  《圣经》又名《新旧约全书》,由《旧约》《新约》组成。《旧约》一共有三十九卷,以古希伯来文(含亚兰文)写就,由犹太教教士依据犹太教的教义编纂而成。它囊括了犹太及邻近民族从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的人文历史资料。《新约》一共27卷。

  圣经还是一部史学巨著,是考察希伯来民族史、古代犹太教和初期基督教发展史的首要依据。正是借助于其中负载的史学信息,研究者们已勾勒出一幅相当明晰的历史图景:约当纪元前3、2千纪之交或稍后不久,犹太人的第一代族长亚伯拉罕携家族向迦南迁徙,揭开希伯来民族史的帷幕。

  其后,历经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三代族长徙居时期,摩西率众出埃及时期,约书亚攻占迦南和士师秉政时期,扫罗、大卫、所罗门创建统一王国时期,南北两国分立及相继沦亡时期,囚居于巴比伦和回归故乡、复兴故国时期,以及反抗希腊化国家和罗马帝国宗教迫害及政治压迫时期。

  这个灾难深重而顽强不屈的民族最终在公元1世纪、公元2世纪被逐出其巴勒斯坦的家园,被迫漂泊于五洲四海。而当犹太民族陷于背井离乡的惨剧中时,公元1世纪30年代,由拿撒勒人耶稣创建的基督教从其犹太教母体中娩出。

  《圣经》是一部宗教主题思想非常鲜明的作品,具有犹太民族的文化个性。它通过一些典型人物传记的描写,强调了神与人立约的关系,提出人守约则得赐福,背约则受惩罚的观念。

  这一主题思想为《圣经》解读奠定了一个整体上的审美方向和认知导向,体现了作者在进行创作时对选材典型性和艺术性的把握。

  受此主题影响,作者在具体塑造圣经人物时,调用想象、夸张、心理描写等艺术手法,有考虑地选取事件,组织传记情节,对事件因果的解释也纳入同一主题思想范围内,造成对人物道德伦理层次的忽略,更多强调人物是否忠于耶和华。

  比如大卫的传记中,他霸占拔示巴、杀害乌利亚是严重有悖人伦的, 但因为他始终忠于耶和华之约,《旧约》作者对该形象并未做出过多批判,而是从正面肯定了他的悔改,耶和华在他活着的时候赐福给他。

  《旧约》中还有多个人物,在与异族的战争中,或者在与叛教者的斗争中残暴杀死敌人,动辄千百,比如雅各众子杀死示剑居民为妹妹复仇;摩西与利未人为维护耶和华的权威而杀死拜祭金牛犊的以色列民,等等。

  如果按照当代的道德标准来看这无疑是非人道的,但《圣经》对此却持肯定态度,赞扬了他们对尊严与宗教的忠诚。对此读者应考虑到《圣经》的写作主题,站在犹太历史观和文化价值观立场做出解读,从而领会作者声音的存在。

  《圣经》一直被认为是神的话语记录,其中的人物被置于神的光环笼罩之下,命运被神所主宰,人成为神的仆人。但是从传记的角度来看圣经,《圣经》并不是如神学家所言是神的独角戏。

  神与人物的关系是辩证的、双向的,在人走向神、虔信神的另一面,人对命运的反抗,人主动向神的靠近,人独立的欲望,人与人的斗争,人和自我的矛盾等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反映。

  现已成书的旧约圣经,有一段漫长的历史——它经过多个世纪,流传到不同的地方,经过长时间的编修、搜集、抄写和翻译的过程。旧约文献有二十个或以上的作者,涉及的时代,有千多年之久,并由敬虔但会犯错的人传递下来。

  早期旧约实际上分为两部,现在的旧约是这两部书籍的合并。史学家称之为《雅威典》和《祭司典》,他们内容大同小异,雅威典更加具有神话特性和文学性,而祭司典则更加强调制度和内涵哲理。后于希腊化时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修订,这个时期原来的两个版本的旧约进行了合并修订。

  随着一位叫做耶稣建立的基督宗教的建立以及地位的确立,他们开始设法将耶稣的这些教导收集起来进行整理和装订,即新约全书。新约全书以耶稣生平、耶稣神迹、保罗传教、使徒书信、默示录等组合而成经过大公会议筛选定下了多数章节,又在接下来的投票确定了旧约在圣经中的地位才有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大致上相同的圣经。

  《圣经》具有犹太民族的文化个性。它通过一些典型人物传记的描写,强调了神与人立约的关系,提出人守约则得赐福,背约则受惩罚的观念。这一主题思想为《圣经》解读奠定了一个整体上的审美方向和认知导向,体现了作者在进行创作时对选材典型性和艺术性的把握。

  受此主题影响,作者在具体塑造圣经人物时,调用想象、夸张、心理描写等艺术手法,有考虑地选取事件,组织传记情节,对事件因果的解释也纳入同一主题思想范围内,造成对人物道德伦理层次的忽略,更多强调人物是否忠于耶和华。

  展开全部圣经不是“神话”,而是“神的话”。到底圣经是神的话,还是神话,抑或是“人”的话呢?我们怎样可以知道圣经的确是神的话呢?这个问题,请看灵音小丛书之《圣经是真的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是讨论《圣经的形成》。

  圣经共有66卷,其实应该说是70卷,因为诗篇分为5卷(卷一:1-41篇,卷二:42-72篇,卷三:73-89篇,卷四:90-106篇,卷五:107-150篇)。撒母耳记、列王记、历代志,都分上下;哥林多书、帖撒罗尼迦书、提摩太书、彼得书,都分前后,约翰书信分一二三,为什么诗篇不分一二三四五,而把它合为一大卷呢?“6”在圣经是不好的数字,“7”是个完全的数目。所以应该把圣经分成70卷。把圣经分为66卷是后人分的。

  为了这个问题,我们要把圣经的形成加以说明,使我们认识到现在圣经的各卷是怎样被列入圣经里面的。

  我们必须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我们不应怀疑任何一卷是人写的,而不是神的话语。

  宇宙间有一位真神,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一神,神的话语都是在圣经里。如果我们不相信圣经,就是不相信真神。如果有人离开圣经自立为王,就是讲异端,把人带入歧途里。

  凡事根据圣经,还要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这才能叫人明白神的心意,走正直的道路。世人因信就得永生;基督徒按照圣经的教导而行,就能得赏赐,荣耀归真神!

  读经:“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6-27)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24:44)

  神藉圣灵默示人写圣经,魔鬼为了混乱神的话,也藉人写了许多伪经,还有一些人写的经典。到底那些经卷才被列入圣经里,成为圣经的一部分呢?

  圣经是“经书”Scripture, 但“经书”不一定是圣经。“圣经”,英文Bible这个字,是从希腊文Byblos来的,是“书”的意思。原来3世纪,人们是用埃及的芦苇纸草纸papyrus(英文“纸”字paper是从这字而得的)来抄写圣经的。大量的纸草是由叙利亚的白罗港Byblos出口的,圣经Bible是从Byblos而来的。

  正典:希腊文是“卡农”Kanon,字根出于“苇”,就是“杖”或度量尺的意思,后来作“标准”解。最初是用来作“信仰的条例”解释。

  审核的准则是要看看它是不是有权威性、是不是有预言性、是不是有真实性和是不是有活力性。总的说来,是不是神所默示的。新约的标准,看是不是使徒写的。马可虽然不是使徒,但他是从彼得得材料写马可福音;路加也不是使徒,但他是从保罗得材料写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写雅各书的雅各虽然不是使徒,但他是耶稣的兄弟,在耶稣死而复活后才信了耶稣。写犹大书的犹大也是耶稣的弟弟(参太13:55,可6:3)。雅各、犹大虽然不是使徒,但他们都是耶稣的弟弟。写新约的资格,主要是使徒,或使徒所传给马可和路加的;还有耶稣的弟弟。其它的经卷,就不能被列为正典了。

  圣经之外有次经与伪经。“次经”,希伯来文Ganaz“迦纳士”,希腊文Apokryphos“阿婆格拉富士”,是“隐藏”或“封闭”的意思。

  4世纪教父耶柔米Jerome最先称这些为“次经”,是因为这些经卷次于圣经的“经”。次经也是好书,但不能列入圣经里。有人把“次经”称为“旁经”、“外典”、“后典”或“圣经外传”,但称“次经”较为合适。

  又有人把“次经”称为“伪经”,但“伪经”是另一个字pseudepingrapha,下面详论。

  占尼亚会议编了旧约次经目录,计10多本,并把这些次经列入《七十译本》里。

  罗马天主教所用的《武加大译本》,公元150年译成拉丁文。除了旧约正典外,又加上9卷次经:多比雅传、犹滴传、所罗门智训、西拉赫子耶稣智训、巴录书、马革比一书、马革比二书、但以理书附篇。

  这是第二世纪中的作品,是用希伯来文写的。她说尼布甲尼撒王战胜玛代王之后,围攻多坍的伯多利亚以色列人。正当以色列预备投降时,一位虔诚的寡妇犹滴祷告后,以诱技杀死所派来的主帅,挽救了以色列。

  是公元前180年耶书亚用希伯来文所写,是次经中的精华,有关日常生活的教训。

  是由3篇作品构成的,各篇作者不同,在1世纪末写于巴比伦。主要是一篇痛悔祷文、一首训诲诗,还有一些哀歌及安慰歌。

  这是附在但以理之后的次经。贝尔是偶像的名字,有些祭司用来欺骗人和巴比伦王,后来被但以理揭穿。大龙,其实是大蟒,为巴比伦人所敬拜,但以理把它杀死。

  是公元前2世纪根据历代志下33:18写成的作品。有些抄本把它附在诗篇之后,所以又称《诗篇的附录》。

  这是巴录书的第六章,约是耶利米在公元前4世纪末写于巴比伦的。内容是“担心被掳者拜偶像”,并指出偶像的虚假。

  加在但以理书之后,成为但以理书13章,内容说两个坏长老,要强奸苏撒拿而不得,那两个坏长老反而诬告她与人通奸,将她判死刑,但但以理为她翻案。

  他是个爱国者,为反抗叙利亚安提阿库4世伊皮斐尼的迫害,使犹太获得独立。这书写于公元前1世纪,是最有价值的次经。

  这不是前书之续,只不过是同时间的报导罢了。约在公元前130年,是耶孙用希腊文写的。这是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写给住在埃及的犹太人,力劝他们要遵守献殿节。

  原名《十二使徒对外邦人所论主的教训》。约写于公元80-120年间,用问答式,记述学道者、受浸与擘饼等问题。

  他是保罗的同伴。当哥林多信徒起纷争之后,革利免写信劝勉他们。大约是写于公元95年的。

  又名《古代训诫》Ancient Homily,书名是伪托的,原来是120-140年间的一篇讲词。

  他是约翰的门生,在第二世纪初他任安提阿主教。他在他雅努皇时被诬控解往罗马,沿途得蒙教会的热切款待和慰问。因此,他在途中写了7封信,劝勉各教会要坚持正道、严斥异端。他约是在公元110年(117年)殉道的。

  他是士每拿教会的主教。他于108年写了腓立比书信。最后是在公元156年殉道。

  115-140年,是一本巨著的启示录,等于教父们著作的总和,是早期基督教天路历程(罗16:14)。其中记有8个异像、12条命令、9个比喻、一章自修规则,被列入西乃古卷之后。何马是笔名。这本次经很受古教会的重视。

  新约作者有时对次经有所影射,但新约不把次经放入里面,也没有把它们当作正典来引用。俄利根、耶柔米等教父都否认次经为正典。奥古斯丁的后期著作也拒绝了次经作为正典。没有一卷次经自称是神的启示。

  他是约翰的门徒,是希拉波立教会的主教。他曾著有5本《耶稣圣言注释》。他与波利甲是同时殉道的。

  他是撒玛利亚外邦人,自幼爱好哲学。他退居以弗所城,后来到罗马设教讲学。他曾经历4个罗马皇帝的统治。他为基督徒申诉,写《辩教论》。他于公元165年在罗马城殉道。

  他是雅典哲学家,于125年写了一本《基督教辩护书》给皇帝哈德良,并于137年呈请皇帝比乌,要求停止迫害基督徒。

  伪经与次经不同:“伪经”Pseudepigrapha,多出于2世纪,有50本“福音书”,又有许多行传和书信。伪经意图竭力补遗耶稣生平的事迹。

  伪经是伪造的经书:是荒诞的、无稽的、杜撰的,包含历史与地理的错误并时代的虚谬;包含与圣经相违背的假道;缺乏圣经特有的神圣性。伪经从未被人承认是由神而来的。

  穆罕默德大半是根据这些伪经来写《可兰经》的;伪经也是天主教一些异端的发源地。

  于公元200年左右写的,内容是宣布世界将来的审判、天使堕落、以诺升天、以诺回地上的训慰与启示。

  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世纪,共14卷,是用希腊文写于埃及的。是女先知西卜拉述说关于过去阴暗史上的预言。

  是于公元前100年间写的。是对忠于律法的劝勉,为使法利赛人与撒都该人建立较好的关系。

  于公元前2世纪写的,被称为《小创世记》,是记载神的创造到摩西时代的历史,分成许多禧年,每一期为49年。

  于公元前1世纪初写的,记载犹太人是忠实的人民;谁迫害他们就危险,因有为他们伸冤的;这书反对异端与犹太背道者。

  约在公元前63年编成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18首诗歌,完全显明法利赛人的敬虔与对弥赛亚的期待。是为会堂歌唱用的。

  约在公元1世纪写的,从马革比下卷取材,有关祭司以利亚撒及一位母亲和她7个儿子殉道的事迹。

  它又名《以诺二书》,约于公元70年写以诺被提、游于7层天上;又记以诺对其子女的训慰。

  约是在2世纪间写的,是论以赛亚所见的异像、预言基督要降临;说他被玛拿西王锯死,后来他升天去了。

  于第一世纪写的,记亚当、夏娃犯罪的后悔、患病及堕落、亚当的遗嘱及死亡、夏娃之死及埋葬。

  于第二世纪后半写的,说巴录埋怨神容许尼布甲尼撒毁耶路撒冷;亚伯拉罕告诉他,神要显更多的奥秘,引导巴录要经5种不同的天,在那里得见神的奇妙。又说巴录要回到他出发的地方,劝勉弟兄们当荣耀神。

  于公元前2世纪写的,他给他的兄弟斐罗克拉特写信,说及犹太人的律法书(旧约)译成希腊文的经过。这是七十二士译本的来源。

  于130-150年写的,内容是耶稣与撒罗米的想像谈线世纪中写的,目的是论反对犹太人的幻影说Docetic.

  于2世纪末写的,内有3个要点(彼得女儿爱情史,彼得与西门马古士Magas对抗的经过,记有“主,祢往哪里去”的传说)。

  记安得烈劝服马西米拉Meximilla不与丈夫交合,结果安得烈为此殉道。

  这些都是由米示那Mishnah经卷得来的。旧约写成的年代,约是公元前1400-425年,是以斯拉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时代。

  这就是摩西五经,是在公元前12-6世纪完成的。这是神直接的启示,所以摩西五经便成为审定其它经卷的标准。

  是在公元前5-4世纪完成的,有先知职分的人写的先知书,当然被列入正典里了。

  ① 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上下合为一卷)、列王记(上下合为一卷)。

  (3)“诗篇”(包括著作和诗篇,Kethubhim或Haglography),又称“圣卷”,是在公元前3世纪编成的,“圣卷”的第一卷是诗篇:

  公元前300-200年间,犹太人分散各地,许多人不懂希伯来文。因此,埃及王菲拉迪菲斯于公元前285年在亚力山大城找70个学者把它译成希腊文,这就是《七十士译本》(The Septuagint Version), 另外加上15本次经。后来天主教在天特大公会议Trent(1546年)挑选7本归入正典;《多比传》Tobit、《犹滴传》Judith、《所罗门的智慧》、《德训篇》、《巴录书》Baruch、《玛革比传》Maccabees上、下。这些不在希伯来马所里圣经内。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24:44)“……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太23:34-35)“耶稣说:‘你们的律法上岂不是写着:我曾说你们是神’吗?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约10:34-36)

  新约近300处引用旧约,近4000处的经文只涉及旧约的意思,但新约没有一处引用过“次经”。

  他生于耶路撒冷,在1世纪末见证旧约正典是真的。他说:“我们相信是由神而来的。”次经就不在旧约中。

  约是公元90年,法利赛人拉比获得罗马的许可在占尼亚城重组犹太教的高级会议。会议所论及的事项,先是口传,后被记在拉比的著作中,他们曾考虑是否可以把箴言、传道书、雅歌和以斯帖列入正典里。结果,他们也把这些列入正典里了。但他们不承认“次经”为圣经的一部分。

  当初,基督教的圣经只有旧约。在较早的一段时间只有“口传”和一些书卷;新约,要到几个世纪后才列入圣经里。

  (1)我们常常说:“新约全是使徒写的,不是使徒就没有资格写新约。”但马可福音、路加福音、雅各书和犹大书就不是使徒写的。

  (2)说“教会决定哪一卷是正典”,也不正确。教会不能决定哪一卷是正典;教会只可决定哪一卷不是正典;教会只能“认可”。

  (3)还有人说“渐成正典”,这也是不正确。正典不是“渐渐形成”的,而是当正典一写好(作者还在世)的时候就被接纳为正典了。

  (1)正典是神直接启示和间接默示合成的。默示是人记录神所启示的线)“使徒性”:

  圣经不都是使徒写的,但具使徒权威性,或使徒所认可的。使徒权威性从未离开主的权威性。因为教会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参约16:13,徒2:42)马可不是使徒,但他是从彼得得材料的。路加不是使徒,但他是从保罗得材料的,雅各和犹大是耶稣的弟弟,他们都是与使徒同工的。

  不是某人或某一个团体决定27卷归入正典,而是众信徒也承认的;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团体来决定哪一卷应该归入正典,而是圣灵在人心里所作成的。当初,不是每一个教会都具有27卷。许多教会只有一部分。经过多人的抄写与传播,渐渐各教会都具有27卷了。

  他说他的教训是神所默示的(林前2:7-13,14:37,帖前2:13),保罗要求各教会读他的书信(西4:16,帖前5:27,帖后2:15)。彼得将保罗书信与其它经书并列(彼后3:15-16)。

  他在公元95年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时,曾引用马太福音、路加福音、罗马书、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希伯来书、提摩太前书与彼得前书。

  公元110年他由安提阿往罗马殉道的途中,他在《致7教会书信》曾引用马太福音、彼得前书、约翰壹书及保罗书信。

  他是约翰的一个门徒,他写了《耶稣圣言的注释》,引用约翰福音,并记载有关马太福音与马可福音书,他还用“圣言”一词(罗3:2)。

  他是坡利甲的学生,他几乎引用过新约的各卷,并在公元180年承认新约为正典。

  他是迦太基人,他称基督徒经典为新约(这名称来自一隐名著者于193年所写的书中)。他的著作曾用过新约1800多处。

  他是该撒利亚的监督,是教会历史家。他生于丢克里田逼害教会时代,曾被监禁。他活到君士坦丁登位时期。他作了当时君士坦丁皇的首席宗教顾问。君士坦丁叫他预备50本圣经——全新约。

  亚力山大城,于367年复活节,第一次列出最早的新约目录,正式完成新约正典27卷,到382年也为罗马教会所承认。这正典是与现在的新约完全相同的。

  397年,在非洲迦太基城召开,由奥古斯丁主持。会议正式批准现在的新约为正典。耶柔米及奥古斯丁二人的影响最大。亚他拿修的正典地位被承认了。他们同时也公认旧约正典。此后,罗马及基督教对27卷再没有疑问,都认可了。这实在是教会接纳了圣灵所默示的圣经。

  起初只承认22卷(不包括彼得前后书、犹大书、约翰贰叁书和启示录),直到公元692年在君士坦丁大会中,东方教会才正式认可亚他拿修所提出来的圣经目录,公开宣布新约27卷为正典了。

  在小亚细亚有约翰福音、加拉太书、以弗所书、哥林多前后书、提摩太前后书、腓利门书、彼得前后书、约翰壹弍叁书、犹大书和启示录。

  死海古卷包括了全部旧约正典。除了历代志、以斯帖记和雅歌外,所有旧约书卷都在其中。在500卷中,约有175卷是圣经。特别是以赛亚书和我们现在的以赛亚书完全是一样的。这就对圣经的可靠有了很大的证据了(详看《圣经是真的吗》)。

  有许多人不知道圣经是怎样形成的。有些人甚至怀疑圣经是不是神所默示的。当他们发现圣经有些地方似乎有矛盾的时候,就更存疑心了。

  如果我们好好地把这小册子多读几遍,我们就会把疑惑消除,就更笃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我们必须认识“正典”是从神来的。使徒后教父的作品,可以作为参考,但伪经就不是从神来的了。

  中文圣经是从原文圣经翻译的,但翻译的过程,也把英文等译本作为参考。如果有几种古卷出现不同句语的时候,译者就取较好的古卷,但后面附有小字“有古卷作”、“或作”、“有古卷有”等。我们可以按上下文或圣经教义加以选用,以求正确的解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otzap.com/antia/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