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一下 专业的基督教神学院 都有哪几门课程? 我想把相关的书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至于上帝的存在和基督教的意义希望有机会和楼上两位好好探讨探讨,正为你们的回答感到汗颜!

  基督教神学院的书一般市面上很难买到,我是说例如新华书店或者地方书店这样的机构!

  如果想学习,建议还是去神学院直接进校建造,这样有利于更加学习效果的理解和扎实!

  2:教义神学 教义神学是基督教的真谛,详细的论述了上帝是谁?上帝的工作!上帝的属性!等等一系列关于认识上帝、认识信仰的神学知识

  2011-06-23展开全部基督教历史上做了那么多荒唐迷信、愚昧的事情,什么地心说、上帝造人、发动了那么多战争,甚至拿自己的儿子献祭,这样的宗教怎么能让人信服。这是事实。告诉他你可以看看佛教经典,看看佛教是否做过这样荒唐是事情、树立这样愚昧的学说。几千年前,佛教就告诉大家这个宇宙的样子。这才是智慧。

  展开全部天主教天天说爱,但是在中世纪天主教教会无中生有地对猫横加指责,说猫和猫头鹰有极其相似的外表,认为猫在夜间令人毛骨悚然的鸣叫和闪烁凶光的眼睛,正是魔鬼撒旦的化身,或是造祸女妖的帮凶,是与魔鬼结盟的异教畜生。人们在天主教教会怂恿下,也把猫看见是魔鬼的化身;会随时给人带灾难,使猫从征服了鼠疫而奉为神猫的崇高地位直转而下,剧变为邪恶的代表,不祥的动物,受到人们的鄙视,甚至丧心病狂的杀戮。在天主教教会的淫威和鼓励下,人们象对待势不两立的仇敌一般对待猫,使中世纪的猫的数量大为减少,几乎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然而猫遭灾,致使鼠害泛滥,终于在14世纪又爆发了一场可怕的鼠疫,使欧洲大约 2500多万人丧生。死亡恐怖笼罩下的乡村城市尸横遍野,丧钟常鸣。当瘟疫到达教皇宫庭时,教皇命人在教皇所属区域内燃起了熊熊大火,然后让这位教皇在大火之间就座。 教皇身边的丛丛烈焰在瘟疫横行阿维尼昂的四个月里日夜不息,老鼠和跳蚤难以穿越这层灼热来传播疾病。教皇就这样被完好地隔离起来,安然度过了整个夏天。与此同时,阿维尼昂城内正有成千上万人命丧黄泉。

  天主教教会鼓动人们用千奇百怪、花样繁多的方法对猫进行虐待,猫常常被绑在十字架上被活活烧死,夏至时过约翰节,通常要烧一大堆火,在火堆中间树一根柱子,最后把大批猫扔进火里,这些不幸的猫为寻求那一线并不存在的生机而爬上柱子,最后为浓烟窒息或是因精疲力尽而掉进火里惨叫着活活烧死,而围观的人们却兴高采烈的观赏。

  在巴黎,在天主教的宗教日,信徒把猫挑在长杆上,或是装在笼子里摔死或是活活烤死;在瑞士,信奉天主教信仰的人们用利刃猛戳装满猫的布袋,直到听不到猫的惨叫为止;在哥本哈根,为听猫垂死前的悲鸣,将猫从天主教堂高高的钟楼上投掷下来活活摔死,其惨状简直用惨不忍睹都无法形容。据史料记载,1533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举行加冕礼时,伴随着牧师(英国国教为基督新教---圣公会)祷声的竟然是成箱猫在烈火中发出的惨叫声……

  当时的天主教徒认为女巫可以变化为猫,并且对身边不设防的人发起攻击(不用说,明显是抄袭古埃及猫头女神巴斯塔斯的创意),所以猫,尤其是黑猫便倒了大霉。它们被认定是魔鬼附身的生物,当时的欧洲人甚至认为,猫从死尸边走过,死尸就会变成僵尸。(这种对黑猫毫无理由的畏惧直到今天,仍然在欧美大行其道。)

  数以万计的猫咪因此被疯狂的天主教教徒处死:扔进火里、扔进水里,甚至穿上“辟邪”的天主教教士服挂上绞架、塞进铡刀。同样遭殃的还有许多爱猫人,他们被称为“巫师”、“女巫”,送上火刑架。

  正当大众为驱逐了“午夜的邪灵”——猫而兴高采烈的时候,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是在帮助老鼠扫清了入侵的大路。很快,欧洲老鼠成灾,鼠疫“黑死病”一拨接一拨地扫荡欧洲大陆。本来,这场鼠疫是从中亚的戈壁滩传来的,但是它给欧洲带来的摧残远胜于亚洲,而且经久不衰。

  1347年,黑死病藏在亚洲老鼠的体内光临了西西里岛,并且很快占领了整个意大利,并登陆整个欧洲大陆,远离大陆的英国也没能阻隔这群会游泳的老鼠。

  这场黑死病在欧洲纠缠了数百年之久,从十四世纪一直到十七世纪,几乎每隔十余年就来上一回,整个欧洲的人口因为这场大瘟疫减少了一半。

  2000年3月四旬斋节(在中世纪以及近代这个节日,天主教教会也会虐杀猫)时,梵蒂冈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公开为教会两千年来在历史上的“过错”(fault)和“罪过”(sin)向全世界道歉。不知道教皇他老人家在心里有没有想到对猫道歉。对猫的道歉,也是对人的道歉,对大自然的道歉。

  世人喜欢狗者多于猫,究其原因,在于猫的不屈的性格,在于猫不会拍马屁。无庸讳言,如果猫能够像狗那样顺从,显然会更招人喜爱。一些人更喜欢狗,正在于狗对于主人的那份奉迎那份奴性。在那本风靡大陆的《人性的弱点》中,美国公关大师戴尔卡耐基就公开倡导向狗学习:只要会像狗那样摇尾巴,就可不劳而获,丰衣足食;不必如“母鸡必须下蛋,母牛必须产奶,鹦鹉必须唱歌”。

  2011-06-23展开全部天主教天天说爱,但是在中世纪天主教教会无中生有地对猫横加指责,说猫和猫头鹰有极其相似的外表,认为猫在夜间令人毛骨悚然的鸣叫和闪烁凶光的眼睛,正是魔鬼撒旦的化身,或是造祸女妖的帮凶,是与魔鬼结盟的异教畜生。人们在天主教教会怂恿下,也把猫看见是魔鬼的化身;会随时给人带灾难,使猫从征服了鼠疫而奉为神猫的崇高地位直转而下,剧变为邪恶的代表,不祥的动物,受到人们的鄙视,甚至丧心病狂的杀戮。在天主教教会的淫威和鼓励下,人们象对待势不两立的仇敌一般对待猫,使中世纪的猫的数量大为减少,几乎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然而猫遭灾,致使鼠害泛滥,终于在14世纪又爆发了一场可怕的鼠疫,使欧洲大约 2500多万人丧生。死亡恐怖笼罩下的乡村城市尸横遍野,丧钟常鸣。当瘟疫到达教皇宫庭时,教皇命人在教皇所属区域内燃起了熊熊大火,然后让这位教皇在大火之间就座。 教皇身边的丛丛烈焰在瘟疫横行阿维尼昂的四个月里日夜不息,老鼠和跳蚤难以穿越这层灼热来传播疾病。教皇就这样被完好地隔离起来,安然度过了整个夏天。与此同时,阿维尼昂城内正有成千上万人命丧黄泉。

  天主教教会鼓动人们用千奇百怪、花样繁多的方法对猫进行虐待,猫常常被绑在十字架上被活活烧死,夏至时过约翰节,通常要烧一大堆火,在火堆中间树一根柱子,最后把大批猫扔进火里,这些不幸的猫为寻求那一线并不存在的生机而爬上柱子,最后为浓烟窒息或是因精疲力尽而掉进火里惨叫着活活烧死,而围观的人们却兴高采烈的观赏。

  在巴黎,在天主教的宗教日,信徒把猫挑在长杆上,或是装在笼子里摔死或是活活烤死;在瑞士,信奉天主教信仰的人们用利刃猛戳装满猫的布袋,直到听不到猫的惨叫为止;在哥本哈根,为听猫垂死前的悲鸣,将猫从天主教堂高高的钟楼上投掷下来活活摔死,其惨状简直用惨不忍睹都无法形容。据史料记载,1533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举行加冕礼时,伴随着牧师(英国国教为基督新教---圣公会)祷声的竟然是成箱猫在烈火中发出的惨叫声……

  当时的天主教徒认为女巫可以变化为猫,并且对身边不设防的人发起攻击(不用说,明显是抄袭古埃及猫头女神巴斯塔斯的创意),所以猫,尤其是黑猫便倒了大霉。它们被认定是魔鬼附身的生物,当时的欧洲人甚至认为,猫从死尸边走过,死尸就会变成僵尸。(这种对黑猫毫无理由的畏惧直到今天,仍然在欧美大行其道。)

  数以万计的猫咪因此被疯狂的天主教教徒处死:扔进火里、扔进水里,甚至穿上“辟邪”的天主教教士服挂上绞架、塞进铡刀。同样遭殃的还有许多爱猫人,他们被称为“巫师”、“女巫”,送上火刑架。

  正当大众为驱逐了“午夜的邪灵”——猫而兴高采烈的时候,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是在帮助老鼠扫清了入侵的大路。很快,欧洲老鼠成灾,鼠疫“黑死病”一拨接一拨地扫荡欧洲大陆。本来,这场鼠疫是从中亚的戈壁滩传来的,但是它给欧洲带来的摧残远胜于亚洲,而且经久不衰。

  1347年,黑死病藏在亚洲老鼠的体内光临了西西里岛,并且很快占领了整个意大利,并登陆整个欧洲大陆,远离大陆的英国也没能阻隔这群会游泳的老鼠。

  这场黑死病在欧洲纠缠了数百年之久,从十四世纪一直到十七世纪,几乎每隔十余年就来上一回,整个欧洲的人口因为这场大瘟疫减少了一半。

  2000年3月四旬斋节(在中世纪以及近代这个节日,天主教教会也会虐杀猫)时,梵蒂冈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公开为教会两千年来在历史上的“过错”(fault)和“罪过”(sin)向全世界道歉。不知道教皇他老人家在心里有没有想到对猫道歉。对猫的道歉,也是对人的道歉,对大自然的道歉。

  世人喜欢狗者多于猫,究其原因,在于猫的不屈的性格,在于猫不会拍马屁。无庸讳言,如果猫能够像狗那样顺从,显然会更招人喜爱。一些人更喜欢狗,正在于狗对于主人的那份奉迎那份奴性。在那本风靡大陆的《人性的弱点》中,美国公关大师戴尔卡耐基就公开倡导向狗学习:只要会像狗那样摇尾巴,就可不劳而获,丰衣足食;不必如“母鸡必须下蛋,母牛必须产奶,鹦鹉必须唱歌”。

  遗憾的是,现在虽然对猫的“种族灭绝”已经终止,但是对猫的“种族歧视”却仍余毒未尽。君不见那美国动画片,猫往往是恃强凌弱的恶贼,而老鼠则成了倍受怜爱的小乖乖。迪斯尼的“米老鼠”更是风靡全球,人见人爱,大有问鼎联合国秘书长之势。由此观之,人世间是非颠倒、黑白混淆之事又岂能少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otzap.com/antia/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