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修《旧约神学》课程带来关于对旧约圣经的认识和实践

  通过选修中国神学研究院李思敬院长《旧约神学》课程之后,深深感受李院长学识渊博、神学功底深厚、博古通今、他结合自己多年牧会的经历,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授课,使我们受益匪浅,我想结合课堂所学的知识以及课后的阅读作业,反省《旧约神学》如何影响我对旧约圣经的认识和实践。下面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反省;

  摩西五经用了约三分之一的篇幅,记载以色列人停留在西乃山约一年的时间,这分量刚好与记载从创造天地以来,数千年历史的篇幅一样,从这点我们可以看出,“摩西五经”的主题在于西乃山。[1]这永约,是人类的盼望,不是你自己苦苦在追寻永生,而是在上帝与人的约中。正如(出19:4-6节)经上记载说“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并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旧约圣经》不是写给初信者,乃是为与 神有深厚关系的子民而写的。《旧约圣经》把上帝与祂所爱的以色列这段关系,描写得淋漓尽致。当我们与上帝有甜蜜的关系时,正是开始读旧约的时候。《旧约圣经》是以 神以人的关系为主题,也是与上帝有亲密的关系的人为对象。[2]在《摩西五经》给予我们看见,上帝是先拯救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并施行多番保护,来到西乃山才与他们立约。上帝并没有在埃及金子塔与以色列人立约,或者强迫他们尝试可以遵守多少律法,因为没有人可以凭遵守律法讨得 神的恩典。律法照出人的本相,叫我们懂得回转,到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去。[3]在《历史书》,回顾选民的历史发现一个事实;不是上帝离开我们,是我们离开上帝。所以,他们纷纷发出呼吁回转悔改的呼声。在《先知书》,原来,上帝容许审判临到,有一个积极的目的,正如父亲管教儿子一样。管教乃是回转的关键。没有管教,就没有回转之机,有管教,便懂得回转之道。管教的目的不是要他们离开上帝,乃是要挽回他们。[4]在《智慧文学》中,给予我们看见犹太人的节期如何与救赎主连接在一起。正如李思敬院长在上《旧约神学》课程中的一段话,他说“旧约圣经头一部分提出“上帝立永约”的基础,约是上主跟以色列的关系,也是跟众生的约。上帝的救恩从创世记开始,到了启示录21章,教会即新耶路撒冷门上写着12个支派的名字,唯一可以安身立命的基础就是上帝的永约。

  约翰﹒慕理说“有一个应许,可以把成为教会合一性的缩影,亦可以把教会组成的原则综合,这应许就是:祂要作他们的 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历世历代 神子民团契,就是奠基与这个恩典的应许之上。 神是我们的 神,最具体的证实就是当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的时候,(约1:14).当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复活又升天,而撒旦则从天上堕落,不能再控诉弟兄时,我们与 神复和就得保证了(约12:31;启12:5-11).这种关系在个别信徒身上也成为实在,当他在圣灵里被接纳为 神的儿女,并向 神呼叫阿爸父(罗8:15-17),并且靠赖已升天的基督在天上为他代求(来7:25)。最后,当他被接到主为教会而准备的荣耀天家中时,这应许就完全实现了(约14:2-3,17:24).因此,新约的教会,是建立在 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上。管理的约,就是亚伯拉罕之约的延伸与表明。这是加拉太书三章九节的主旨,我们要和有信心的亚伯拉罕一同得福。慕理亦接着说“这是亚伯拉罕的福,就是 神的约定意要赐给他的福,藉着基督而临到外邦人。[5]特别在历代志上16:15节及诗篇105篇8-10节直接谈及 神纪念祂的约,直到永远。但以理书第七章预言的高峰,是圣徒们要接受普世而永远的国度(14、27),而现在基督在 神的右边,亦不外是过渡期,最终祂要永远得胜,使一切仇敌都成为他的脚凳。(诗110:1)[6]。

  [1]李思敬《恩怨情仇论旧约》(香港;更新资源出版社有限公司2013年),第73页。

  [5]彭巴顿《旧约神学》黄汉森译(香港;种籽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第115-117页。

  旧约神学进路,是穿透个别书卷和整组书卷的各样神学和各样纵向主题,以达至连结所有神学与主题的动态性统一。一个看来可以成功掌握统一问题的方法,是将各种重要纵向主题找出来,并且说明各式神学在本质上哪里及如何相互关联。这样,旧约神学的基本统一才得以被阐明。[1]如创世记要掌握叙述的结构,特别是12个字母名单和叙述,来理解不同的进路和方法。先知书,要照希腊正典的排列,按照先知书内容涉及的历史顺序排列,并且学会处理先知时期的疑难问题,找出神学主题。智慧文学,散文和诗歌、平行诗等方法,可以找出圣经中不同的主题,沃森提出若干的平行句;句子形式与语法的平行句;在这个范畴中就有四种不同的平行句。语法性别平行句:是指希伯来中词汇阳性或阴性的平行,这范畴也有直接的(耶48:37)、反向(赛41:2)和交叉(诗37:30)等性别平行句。词汇平行句:是指句中以词汇的同义,反义等作平行,例如箴言26:1节中的雪和雨。数字平行句:是指以数字上下款平行的。例如:阿摩司书常用的三和四平行等。梯形平行句:一句短句开始后,给一个呼格所中断,而第二句重复同上一句,并继续加入新意思。例如:士师记4:18节,诗篇94:1节等。杨奴斯平行句:由乌迦列文专家戈登首先提出,这平行句特色是上下款中有一个词汇具有两个不同的意思。戈登的例子是雅歌2:12节:地上百花开放,修剪(葡萄)/歌唱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这词有两个不同的意思,一个是修剪,多数是指葡萄;另一个意思是歌唱。这里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意思,正好把上款的栽种时间和下款斑鸠歌唱串联起来。[2]此外,还有声韵节奏、加强语气、意象典故、分段结构。诗人用平衡的结构,前后呼应,也可以用扇形的结构,前后一样,中间是发展部分。[3]特别还根据拉比传统,在他们不同节期诵读不同的经课。传道书是在住棚节颂读的,住棚节是以色列人一年三次向上主守节的其中一个节期,也是以色列人上耶路撒冷的日子,纪念他们在旷野漂流。《哀歌》是在纪念圣殿被毁时读的,这圣殿是所罗门建立第一个圣殿。《路得记》是犹太人守五旬节时读的。《以斯帖记》是在普珥日颂读的,那是玛代波斯时出现一个节期。节期的性质,有纪念以色列人生活的一部分,像收割节;有纪念救恩历史的,如逾越节、住棚节;除了纪念快乐的事情外,也有纪念哀痛的日子,如殿毁日,而普珥日是纪念神的救恩。[4]我们学习《旧约神学》就是要掌握本书方法论,也可以采用预表、典范和终末等进路,将基督信仰价值观运用在其中。

  [1]Derhard Hasel《旧约神学-当代争论的基本议题》江季祯译吴献章、田颂恩审订(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7年)第134页。

  [2]戴浩辉《智慧文学导论》(香港;道声出版社2008年)第24-25页。

  [3]李思敬《恩怨情仇论旧约》(香港;更新资源出版社有限公司2013年),第202-203页。

  首先,每卷书都写与特定的历史情境中,也谈到过去与现在的历史。既然现代的读者与古代情境相距甚远,导论便自然提供这类资讯。第二,各个书卷的文学形式都不相同,而现代读者不容易欣赏这些文学形式,因为一个古老的文学常规和现代截然不同。因此,历史、文学和神学问题乃是交织在一起的,所有应该合并来谈。[1]从事旧约神学的圣经神学家有他预先表明的主题,因为他所努力的旧约的神学,它是唯独建立在取自旧约的素材上。旧约透过基督教会的临到他,作为圣经模式的一部分。旧约的导论藉着查究旧约书卷的抄传史和构成史,以及旧约的文本形式和正典化过程。以色列历史在古代历史,特别是近东的背景上,来作研究。而考古学业宝贵的提供圣经历史、文化和社会背景。解经的任务是要揭露个别文本的完整意义。旧约的神学探究旧约不同书卷或整组书卷的神学。因为旧约是由根源、内容、形式、目的和意义是由非常不同的著作所组成。这些事物的性质,使它有必要根据我们基本的情境去着眼于手边的素材,即我们在其中首次遇见的形式,如同整体文学不可缺少的语文结构。以这样的方式来看,旧约神学既不会成为一个宗教的历史、传统传承的历史,或启示的历史,也不会转变成编修批判主义的神学或类似的神学。旧约的神学首先是旧约书卷或整组卷概要的诠释与说明。举例来说,反映在 神对亚伯拉罕的的呼召、 神对他和以色列列族的应许、 神拯救受奴役的以色列人出埃及并使以色列得以建立在应许之地。 神拣选大卫并应许锡安耶路撒冷必作为圣山和 神的居住之中的许多拣选主题,需要在旧约神学中,呈现他们在个别书卷或整批素材的多样性面貌和用法。对摩西之约如此核心的一个观念而言,这同样是确实的。圣约赐予者全然恩典的行动,从众领受者身上得到回应,并在他们和他们神之间产生了一个特殊且独一无二的关系。圣约的观念,为敬拜和礼仪以及先知书和历史神学的宣讲,提供了主要的元素。固有在这些和其他旧约观念、主题和主旨中的是一个基本的未来盼望,亦即对万国、新出埃及、第二个大卫、新耶路撒冷、新约的显著祝福,这显示以色列的信仰有必要被视为强烈地指向未来。[2]

  透过学习《旧约神学》课程之后,使我们明白了在过去100年的时间中,学者一直在努力寻找一个方法整理旧约圣经。我们相信,不同的方法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总之,《旧约圣经》的重要性不单在于应许耶稣基督的来临。上帝在耶稣基督未到以先,用了许多教训、制度、实物教材,让犹太人子耶稣基督教来临之前,拥有一本字典,好知道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究竟是谁,祂的工作是什么、换句话说《旧约圣经》是了解耶稣基督的身份,拯救的唯一根据。[3]我们从过去对 神大能的经历之基础上,相信 神会引领现在的方向,且对未来有信心。旧约意义深长的陈述,见证了 神对人的关怀,祂在以色列和列邦中的话语和作为、 神在自己与罪人之间深渊架起桥梁的目的,以及祂与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恢复。人确实是如此持续地被引领向未来。这历史如同雅威的道路,引领我们对 神有不断加深的,更加完全的认识,以及对目前为止 神显着的终极启示有日渐加增的盼望。[4]

  [2]Derhard Hasel《旧约神学-当代争论的基本议题》江季祯译吴献章、田颂恩审订(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7年)第226-229页.

  [3]李思敬《恩怨情仇论旧约》(香港;更新资源出版社有限公司2013年),第22页。

  [4]Derhard Hasel《旧约神学-当代争论的基本议题》江季祯译吴献章、田颂恩审订(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7年)第193-194页.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uotzap.com/antia/722.html